事業強人每到深夜都有一個「孤枕難眠」的伴侶?(下)

性商診聊創辦人與性福夫妻(陳建臨、柯玟卉)

    上回我們談到了致力於工作是否會導致性慾下降?因此我想分享一個案例小張(化名),帶大家稍微了解我在性福門診抽絲剝繭找到根本原因的過程。小張是一名35歲男性,近半年來他形容性欲呈現雪崩式掉落,這種「失去本能」的感覺讓他焦慮不安……甚至透過反覆自慰、去夜店來尋求以前那種慾火焚身的感覺!結果都已失敗收場,因此他來到性福門診求助。

柯院長先查看是否有生理性原因,結果病史和抽驗睪固酮皆顯示正常。於是換我來了解生活概況及性史。小張說,他第一次出現性欲低落的情況是發生時在六年前。當時小張憑著一股熱血出國創業、脫離舒適圈、迎接挑戰。然而在人生地不熟和語言隔閡的情況下,本錢和熱血很快的就枯竭了,後來生活只能靠當地華僑的接濟勉強度日,最後失敗收場……。在創業的期間資金的壓力每天壓著他喘不過氣,不僅失去生活品質,當然性慾也幾乎是零。

所以第一次的發生原因是「創業維艱」,這點是可以理解的。然而現在小張告訴我他有了固定的職位,也覺得工作壓力不大,為何半年前就突然「六根清淨」了呢?事實真是如此嗎?在我耐心的引導下,才發現原來是他的「帆船」失衡了!

「帆船理論」,是由美國認知科學家Scott Barry Kaufman重新詮釋馬斯洛的金字塔理論。船身就是由「安全」、「連結」、「自尊」所組成「安全感」,「探索」、「愛」、與「目的」化為船帆帶領我們成長。因此!最底部的「安全」是所有其他需求的基礎。

原來固定的職位不代表穩定的收入,當年狼狽回國產生了不少債務,為了還錢小張選了份無底薪的業務工作,努力打拼的他重新站穩腳根。可是近兩年疫情影響劇烈,業績開始產生影響,前半年欠款差點繳不出來。經濟拮据的他回想到當年創業失敗陰影,腦子都在想要如何掙錢,這才驅使他日夜埋首工作,想找回失去安全感,這一連串的事件加總起來才是他性慾低落的真相。針對他的情形我給予幾點建議:

1.試著與金錢壓力和平共處

釐清債務是個長期戰,焦慮不但沒幫助,還導致失眠造成反效果。理債有很多方法,比如:做出收支表去了解每月的最低生活費用,並利用帳號分別按照功能管理,比較容易知道有多少的預備金,讓自己心中對金錢有個底,減少「錢永遠不夠」的焦慮感,就可以把「安全感」建立起來,因為當人們在解決了最基本生理需求之後,才容易產生更多慾望需求。

2.伴侶間性慾的不一致很普遍

性慾差異( sexual desire discrepancy-SDD)最初由Zilbergeld和 Ellison (1980) 定義,用於描述親密關係中的伴侶渴望不同程度或不同頻率的性活動,這在現今的關係中其實很常見。歐洲性醫學學會於2020年聲明,單看性行為頻率並非良好的指標,因為人們出於各種不同的動機發生性行為。

他擔憂「低」性慾會無法匹配以後的伴侶,阻礙未來戀情的發展。我提出疑惑他怎麼會如此肯定未來的伴侶性欲一定比他高呢?而且也舉例沒有性慾的情況下一樣可以進行性活動例如:釋放壓力、要交「功課」、想要取悅對方、想要感受到性吸引力。經過解釋後案主才驚覺預設的太快了。

3.停止強迫性的自慰

有不少案主處於低性欲的狀態,又要逼自己要有反應是種很大的折磨,先順其自然地完成此刻生命優先的事項即可。性欲本來就有起伏,性慾低或沒有性慾是人類多樣性的一部分,將低慾望視為一個問題的觀點忽略了人們的性慾潮起潮落是很常見的(Ridley et al., 2006),並且許多生命階段都涉及低慾望,甚至以低慾望為特徵(Dawson &Chivers, 2014)。

COVID-19大爆發第一年,性產品與性媒體傳播顯著上升,但在疫情爆發一年多後,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疫情帶來的不安全感、焦慮感,已經對人們的性生活造成了影響。有時當人們的壓力、孤獨、財務壓力或擔憂比他們的平均水平更大時,抑鬱症狀也更嚴重,而這又和性慾低下有關(Balzarini et al., 2022)。

如果你發現性慾近期正在改變,不妨用「帆船理論」檢視船身「安全」、「連結」、「自尊」這三者是否足夠。因為性慾會因為一連串的負面情緒反應所影響:例如孤獨、壓力、經濟壓力和擔憂(Zimmerman &Katon,2005)。 性欲範圍甚廣,必須抽絲剝繭的去釐清。如有性相關的困擾,不妨來嘗試整合式的性福門診,讓我們一起來探索性福的可能性吧!

事業強人每到深夜都有一個「孤枕難眠」的伴侶?(上)